您的位置: 首页 > 新闻动态

倪光南院士:市场、人才、政策、开源 “四驱”发展软件产业

【信息来源:【信息时间:2019-09-02  】【字号 】【我要打印】【关闭


     8月26日,2019智博会“数字经济百人会”在重庆召开,中科协、工信部、全国工商联及重庆市人民政府作为主办单位,中国电子学会和重庆科协承办。重庆市委副书记、市长唐良智及中科协党组书记、中科院院士怀进鹏致辞,邬贺铨院士、倪光南院士、吴志强院士及5G数字转型战略家Joe Weinma发表主旨报告,来自阿里、苹果、小米、浪潮、IBM、西门子等企业代表参与研讨。

中国工程院院士、中国科学院计算技术研究所研究员倪光南作了题为《软件赋能数字经济 创新驱动数字中国》的主题演讲,并于会后接受了AIDaily的专访。


倪光南院士指出:“软件产业对于数字经济具有基础性、战略性意义,将成为推动数字经济发展的最重要驱动力。”围绕“软件定义世界”的趋势,倪院士剖析了面向离散制造业、集成电路业和建筑业三大领域的工业软件现状与痛点,并提出通过市场、人才、政策、开源四个方面的提升,大力发展工业软件,培育软件生态,促进中国数字经济反超发达国家。


      倪光南院士分析指出,庞大的市场需求是软件产业发展的首要驱动力。目前中国的(软件)产业规模居世界第二位,仅次于美国,超6万亿的产值基本上反映了中国软件内需市场的规模。同时,产业布局较全面,以华为、BAT为代表的龙头企业规模、数量在全球范围内也名列前茅。根据市值,目前在全球前10家市值最大的ICT企业中,美国6家,中国3家(即华为、阿里、腾讯,华为未上市,但估值可接近苹果),韩国1家(三星)。


“经过多年发展,中国工业软件从无到有,已能提供一系列国产工业软件产品,但与国际先进水平相比仍有很大差距,存在着明显的短板。”倪光南院士指出,基础软件和工业软件领域,中国还明显存在短板。例如在工业基础软件和工业设计仿真软件领域,市场几乎完全被国外产品垄断,自主版权的软件和平台系统依然缺位,成为我国“制造强国”战略实施的最大软肋。


“当前,我国正加快推动由制造大国向制造强国转变,工业软件作为智能制造的重要基础和核心支撑,对于推动我国制造业转型升级,实现制造强国和高质量发展,具有非常重要的战略意义。应重视工业软件的自主可控。”倪院士认为工业软件的内涵丰富,面向不同领域的工业软件各不相同,其重点关注离散制造业、集成电路业和建筑业三个领域的工业软件的市场提升。


我国最落后的是面向集成电路设计的工业软件

集成电路设计的工业软件,即 EDA(电子设计自动化)软件,这方面全世界都被美国的 Cadence、Mentor 和 Synopsys 三大公司垄断,我国厂商的市场份额几乎为零,需要奋起直追。“如果美国的三家公司不允许使用其产品,卡脖子太容易了。比如华为事件,会让我们比较被动。”

离散制造业的工业软件

在离散制造业领域,全球工业设计仿真软件产业格局主要由美、德、法三国把控。相形之下,这方面国产软件还较弱,尤其是3D CAD软件,并缺乏与CAD配套的CAE软件,不能形成完整的工业软件体系。

建筑业的工业软件

目前建筑业的工业软件如 GIS、BIM、IoT 等,各自只覆盖建筑业的全生命周期的某个阶段,彼此没有融合起来。实际上,这些软件在全生命周期中是需要进行交互的,例如根据园区规划、环境营造、交通布局、建筑设计、成本核算、施工管理、智能管控、通风取暖、节能照明、安防应急等方面的要求,对建筑的规划、设计、施工和运维提出了全新的要求。


针对工业软件的市场发展,倪院士认为,中国拥有全球最大建筑业等,市场新需求不断涌现,具有良好的市场驱动力,政府和企业重视投入则有可能实现弯道超车。


倪光南院士认为,发展软件产业,应该扬长避短、充分发挥中国软件人才资源优势。


中国拥有世界上最大的人才资源,也有丰富的软件人才资源。针对软件产业人才资源,倪光南表示中国人才资源丰富,软件从业人员存量大、增量大、质量不断提升。 


数据显示,2016 年我国软件从业人员达 855.7万人,世界第二,仅次于美国,约占世界10%而在人才存量上,则优于美国:2017年全国在校大学生人数为2695.8 万,应届大学毕业生 795 万,普通本专科招生 748.6 万人,全国共有具有大学教育程度人口为 1.9593 亿人,人才存量巨大;在人才质量上,目前软件人才本科及以上学历达79%,且持续上升。


此外,中国的软件人才成本低(2017年IT员工平均薪酬为13.03万元)、人才勤奋度高、人才创新性及研发效率高,具有较大优势。但中国软件人才也面临着工作规范性不足、团队合作精神不足、英语水平较差、担任跨国企业高管的人才较少等劣势。同时到2025年中国人口红利将彻底消失。


“在软件人才培养上必须大力实行发展方式的转变,从人口红利转变到工程师红利。倪院士分析指出:“鉴于中国的 R&D人员全时当量和 R&D 经费世界第二,2015 年 PCT 专利排名世界第三,中国工程师队伍将继续增长,中国有可能会出现工程师红利。”


倪光南表示,中国的软件市场软件技术和软件人才具有通用性、带动性。软件技术已渗透到几乎所有信息技术之中,软件人才在网信领域的高技术企业中,比重往往超过七成。中国有很多非常有天赋的工程师,中国工程师(其中软件工程师占比较大)数量可能会走在世界前列,这是今后中国数字经济发展的巨大动力。


政策:降税减负  加大投入


“近年来,中国软件产业快速发展,得益于政府税收政策的支持。”倪光南院士表示。


据介绍,软件行业以销售属性定税,多为17%的增值税,但软件行业的上游则主要是人才而非硬件等成本,导致税收负担重。而目前增值税最多下调至3%,大大提升了软件行业的利润率,刺激了企业经营动力以及行业创业热潮。


最新消息显示,为支持集成电路设计和软件产业发展,日前财政部、税务总局发布《关于集成电路设计和软件产业企业所得税政策的公告》,在所得税上进一步位软件产业减负。《公告》指出,依法成立且符合条件的集成电路设计企业和软件企业,在2018年12月31日前自获利年度起计算优惠期,第一年至第二年免征企业所得税,第三年至第五年按照25%的法定税率减半征收企业所得税,并享受至期满为止。


与此同时,倪光南院士呼吁政府部门及大型企业,积极增加研发投入,大力发展自主可控的工业软件。一般企业开发软件,特别是工业软件,需要进行大量的实验,前期开发的投入很大。但是,大力投入会面临两大问题:一是要面临发达国家竞品的竞争,前者先占领市场,导致后来者门槛很高;二是软件行业若无法占有垄断地位或者较大市场份额,很难赚到钱。“这就需要政府和企业转变思想,把更多的资金、资源发到软件产业来!”


开源:向华为学习  促进开放创新


在开源方面,倪光南认为,开源软件已成为软件业的主流,将促进软件业开放创新,而从业者应该向华为学习,努力提高对开源的贡献度。


据Gartner 预测,到2015年,85%商业软件会使用开源软件,到2016 年,95%主流IT企业或组织将直接或间接在其关键业务系统中使用开源软件。虽然在今后相当长的时期里,开源软件和专有软件将会长期并存,但当前随着云计算、大数据等等新一代信息技术的兴起,开源软件的发展甚至更快,主要的网络信息服务提供商,其服务基本上都基于开源软件平台。


开源软件有利于实行“引进消化吸收再创新”,例如国产操作系统大多都是基于开源软件发展起来的。倪院士以华为为例,从2006年至2011年,华为并完成了从应用者到参与者,再到贡献者的角色转变,通过引进、消化、吸收,创新发展。

来源:秦安战略